教我如何不想她


教我如何不想她
    周末,应约去了市农业科学研究院。不曾想,组委会临时改变了游戏规则,采摘活动必须等到种子博览会结束才能够开放。
    我们这拨人的初衷是以采为主,以摘为乐。当然,这一过程少不了的是全员参入的摄影,重头戏则是在末端追随着东湖岸边人吟诗作乐。既然采摘不成,大家都纷纷举起了相机,或是功能强大的智能手机,忙得不亦乐乎。
    愣头愣脑的冬瓜仔、半青半红的西红柿、娇翠欲滴的青椒,满身绒毛的丝瓜、长长短短的豇豆,青皮杂花的西瓜……可以说时令蔬果应有尽有,拍得够劲也自然够味。
    为女士们拍了几张留影照,我独自一人拐到了种植区东南角的僻静处。我估摸着,那片碧绿碧绿的藤蔓丛中,黄灿灿的花朵应该就是南瓜花。只是因为那犄角旮旯潮湿而多有蚊虫,所以无人问津。再者说了,这鲜花盛开的季节,谁还稀罕南瓜花呢?
    南瓜,乃一种不太讨人喜爱的蔬果。打小我就听人家说:“瞧你那样,像个猪不啃的南瓜。”那意思是说这个人不怎么遭人待见,甚至是令人生厌。南瓜如此,谁还在乎区区南瓜花呢?
    当下,南瓜以及南瓜花之所以广受欢迎,源于现代科学基于“四大功效”的发明发现。即:促进消化,补血养颜,促进睡眠,增强免疫。医生规定癌症病人、夜盲症患者要远离许许多多的山珍海味,唯南瓜与南瓜花是个例外。
    我对南瓜花的青睐,还得从物资紧俏,物质匮乏,粮食短缺,食品单一的上世纪七十年代初说起。
    尽管生活在农村,蚕豆成熟之时,也是叶菜青黄不接之刻。而荤腥味只是逢年过节,或是家里有了贵客才能尝个鲜。于是,日常的下饭菜只有自家腌制的酸菜,天天餐餐都是如此,以至于腻得我连饭都不想往肚里咽。
    母亲一边抱怨我嘴刁,一边去自留地里掐回三五朵南瓜花,先漂洗晾干,然后裹上调过味的面糊,再用中火在菜籽油锅里煎,直到南瓜花双面金黄作罢。焦而不糊,透亮泛光,外酥内嫩,满口生香,让我此生不忘。
    有必要说明的是,之所以每次只采摘三五朵南瓜花,是因为掐了南瓜花就结不了大南瓜。油炸南瓜花与其说是我翘首以盼的下饭菜,不如说是我那个年代精神追求的代名词。
    对于南瓜花的青睐,也因为南瓜花有别于纯粹的观赏花卉。如:春花尽管艳丽但却短暂,夏花虽然绚烂稍显肤浅,秋花尽管静美但却凄婉,冬花虽然凌冽稍显孤傲。而许多蔬果即便是在盛花期,要么趾高气昂,要么蔫不啦唧,或是虚头晃脑,或是无精打采。
    葫芦花虽然质白,太阳一出就会耷拉着脑袋。冬瓜花朵大如掌,却一副不称不吐的姿态。丝瓜花亦如南瓜花一般杏黄,花瓣却向内卷曲实在是小气。豆角花虽然貌美如蝶却小得像只蚂蚁,有道是“狗肉入不了正席”。鲜有南瓜花的坦坦荡荡,洋洋洒洒。
    南瓜花,嫩嫩的,绒绒的,黄里透粉,粉里拈青,娇而不贵,身价不凡。几乎所有的南瓜花,处阴湿之地而毫无晦暗,无一例外的,也是义无反顾地怒放着。形如喇叭,直指苍穹,给人以一种无所畏惧,大义凛然的气概。
    不仅如此,南瓜花花期一般都是两至三个月,有的甚至在瑟瑟秋风中顽强绽放。不像秋花之王秋菊,向内收敛不说,花期一般不足一个月,便草草收场。
    透过微距镜头,我看到了每一个花瓣上都有一缕青筋,颇像是花的脊梁。花心内侧的那根筋又细又绿,花瓣外侧的那根筋又粗又壮,青黄相间,内外有别,立体感特别强,层次特别分明,活脱脱一幅用大光圈拍出来的特写。
    昨日的雨水,还有几滴残留在的花瓣上,大的似珍珠,小的如玲珑。花的中央便是花的心脏,心头向上伫立着单数鹅黄的花蕊,雌雄皆有,雌雄有别。凝神静望,我发现花蕊一会儿探头探脑,一会儿懵懵懂懂,如父母膝前的孩子一般顽皮可爱。
    花蕊的顶端圆圆的,润润的,特别像一只蘑菇头,精灵古怪的样子。而周遭的潮漫,应该是花心渗出来的花蜜所致。镜头里,一只褐黄色的蜜蜂贪婪地吮吸着,连头也不抬。花壁上有十余只黑褐色的蚂蚁,一个个像似被蜜给灌醉了,每挪一步都颤颤巍巍,抑或是跌跌撞撞。
请输入图片描述
    整理完照片,我突发奇想地搜索了一番有关南瓜花的诗词歌赋。想看看古代墨客与现代文人是如何言喻这奇葩的。很遗憾,上下五千年,南瓜花始终都没有入迁客骚人的法眼。
    失望之余,我情不自禁地哼唱了起来。“花的心藏在蕊中,空把花期都错过。你的心忘了季节,从不轻易让人懂。为何不牵我的手,共听日月唱首歌……”
    我就是这么一个人,愉悦,或是郁闷的时候我都这样。让怡情悦性在歌里流淌,让糟糕透顶于歌中遁亡。这首歌虽不是为南瓜花所作,但我以为,青黄之间那便是一片匪夷所思的心海。
    我后悔拍摄过程太过短暂,太过投入,以至于完全忘却了掐几朵南瓜花回家,错过了循着当年母亲留下的印迹,做一盘香口沁脾的酥炸南瓜花。
    从那个年代形成的饮食习惯,我已经延续了近五十年。这便是不吃腌菜或泡菜,而每年这个时节我都要寻一个借口到周边农村去,或是想着法子从农民手里买一些南瓜花回来,从不吝啬自己的腰包。
    南瓜花雌雄单体却同株生长。雄花花冠裂片肥大,上端长而尖。雌花花萼裂片为叶状,柱头分为三枚两裂。无论雌雄均为杏黄色花,花托为翠绿色,呈不规则,不对称的五角形,显得特有个性。食用之前,花柄去皮,花托去表,花心去蕊,几乎周身是宝,可尽情飨用。
    系统的科学研究表明:南瓜花富含胡萝卜素,亦蔬亦药。具有清利湿热、消肿散瘀等特殊功效,可用于抗癌防癌、治疗黄疸、痢疾、咳嗽、痈疽、结膜炎、乳腺炎等诸多炎症的辅助治疗,对于幼儿贫血、慢性便秘、大肠疾患、高血压、头痛、中风等病症百利而无一害,实乃强身保健尚品。
    不仅如此,南瓜花花粉能消除疲劳,为运动员增强斗志,老年人重拾活力,儿童增长增智,病弱患者康复的首选。其花粉所含的芸香甙,还有促进血管、心脏功能、促进血凝,预防出血的辅助功能。长期使用能有效改进中年老年的睡眠质量。
    每一年从初夏到暮夏,我都会琢磨着用南瓜花制作各色美食、各式美点。屈指数来,有十余种之多。能解油腻,清香微辣的青椒南瓜花。鲜味十足,滋养生津的南瓜花紫菜汤。色味俱佳,温韵怡人的清蒸南瓜花。晶莹剔透,甘爽绵柔的上汤南瓜花。养肝护胃,补气益脾的南瓜花炖粥。条形依旧,入口回甘的香煎南瓜花。三餐咸宜,老少欢喜的南瓜花饼。营养丰富,简单易行的南瓜花炒鸡蛋。称得上是名副其实的南瓜花全席。
    想来有趣的是,南瓜花还只是南方人的叫法。过了淮河,她便有一个对等的方位称呼“北瓜花”。当然,无论是南瓜花,还是北瓜花,她们全都是一个家,花蔫蒂落时那大如磨盘,圆似脸盆的果统称为南瓜。
    “天上飘着些微云,地上吹着些微风,微风吹动了我的头发,叫我如何不想她?月光恋爱着海洋,海洋恋爱着月光。这般蜜也似的银夜,教我如何不想她?”无论是在什么季节,只要耳旁响起这首忧伤的歌,我就会隐思伟大的诗人刘半农,同时想起一朵一朵的南瓜花。(2020.06.01) 
请输入图片描述

●首发于逸飞文学:教我如何不想她
●今日头条:教我如何不想她
●9月的故事《教我如何不想她

声明:9月的故事|版权所有,违者必究|如未注明,均为原创|本网站采用BY-NC-SA协议进行授权

转载: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- 教我如何不想她

扫码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吧!

人的一生只是一次单程旅行,许东西与我一起衰老,无法逆转。与其过分神伤于过往,忧虑未来,不如坦然面对当下。很有必要提醒自己:目前,还是不错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