摄影日志|陪好朋友拍搓板路


●2020年5月22日 下午3:30-5:10时 晴天间多云
陪好朋友拍搓板路
    清晨,我在“啊,相片”群里发了一张问候早安的照片,不曾想撩动了群里的男男女女。
    那张照片拍的是马鞍山森林公园,一辆出租行驶在浓密的树荫掩映的柏油路上,静中有动,神秘而唯美。
    这是我去年春天拍摄花卉时无意中发现的一段“搓板路”,虽只有三个起伏,纵深感却非常强。
    不一会儿,酷爱摄影的希尔私下微我:“老大,今天天气蛮不错的,你和唐姐有时间没?”
    我明知故问:“干嘛?”其实我知道,她是邀我们去拍那段搓板路。
    得到明确答复后,她说:“要可不可以,约老袁和王校长夫妇一起去?”
    我回答:“当然可以,那你去约他们吧!”
    三点不到,虽不擅长摄影,却特会摆Post的校长大人就发来了微信:“我们已经在南望山庄门口了,恭迎正式启动,您家可以出来了!”诗人就是诗人,发个微信也是捎带诗意。
    马鞍山森林公园位于东湖绿道的东段。全部168公里长的东湖绿道建成后,管委会还给她换了一个好听的名字,这便是吹笛景区,继以取代传统的马鞍山森林公园。
    景区大而阔,深而幽。硕大的九峰湖与喻家湖依绕着毕阁山、风筝山、大团山、夹山、毕家山、袁家山、大山、太渔山、吹笛山、许家山、吊鞍山、马鞍山、赵龙山、巴家山、团山、庙湾山、小长山等大大小小的17座峰峦。集森林与湿地于一体色,生态自然、清新有趣 。
    将他们带到搓板路,一行七人迫不及待地冲下了车。
    希尔率先发问:“终于到了,是这里吗?与照片不太像哦。”
    我饶有兴致地给他们解说:“摄影是一门光与影的艺术,不同时间的光会让大拍摄对象千差万别。我早上发给你们的那是清晨拍的,你们没发现吗。路的上方浮有一层薄薄的氤氲,给人以曲径通幽的感觉。”
    我建议:“现在的光照度偏高,不太适合拍摄。这样吧,你们都是第一次来,我先陪你们去湖边走一走,拍一拍,四点半左右我们再回到这里来,估计那个时候的光影效果就丰富起来了。”
    来到太渔樵,这拨人一下子被湖光山色迷住了,并很快沉醉其中。
    我首先申明:“今天由希尔为你们拍照留影哈,我先歇一会儿。”我这么说,其实是想给希尔锻炼提高的机会。
请输入图片描述
    诗人校长“领衔主演”,他们一会儿钻进山林,一会儿趟坐椅上,一会儿抬头仰望蓝天,一会儿倚着落叶杉树干。希尔忙得不亦悦乎。
    一波高潮过去,希尔突然间惊叫了起来:“完了完了,光顾着抢拍,我居然忘记了对焦。王校长,您的照片我得重新拍!”
    她这一惊一乍,让大家心里一紧,当得知只有王校长的照片是模糊的时候,他们立马还原了亢奋。瞅着诗人校长复拍时一日既往的认真劲儿,再加上希尔双手把持相机的紧张样儿,所有人都乐了起来。
    折返到搓板路时,已经接近五点,无赖天上的云层越积越厚,以至于路上没有一点光照的影子。那一刻,每个人脸上都挂着遗憾。
    尽管如此,我依旧鼓励大家做好拍摄的准备,告诉他们光随时都有可能出现。并跟他们说:“我三上黄山,在光明顶守了三个晚上,然而,却一直没有看到黄山日出。我以为,其实这就是摄影的魅力之所在。”
    说来也巧,我的话音刚落,藏在云层的夕阳,突然间露了一个脸,把一注一注的光洒下来,透过浓密的树顶映在搓板路上。兴奋得诗人校长与事先备好的汽车一起同时出现在路中央。我分别用中高低三角度抢拍了近五组数十张后,光便悄无声息地溜走了,无影也无踪。
    回到家中,我第一时间导出了相片,虽然很不理想,还是在第一时间将相片分享到了“啊,相片”的摄影群里,以期延续他们的兴致。诗人校长看到照片后,也在第一时间于群里即兴赋诗《踏莎行.游东湖马鞍山绿道》。
孟夏云祥,
马鞍绿道。
吹笛山下风光妙。
半山半水半人文,
凡尘圣境神奇貌。
锦鸟蹁跹 ,
湖波闪耀。
鲜飚¹拂掠层林笑。
迂回跌宕色缤纷,
众朋皆赞斯颜俏!
    作家贾平凹有两句话我一直记在心里。一句是: 人过的日子必是一日遇佛,一日遇魔。 人要是活着没用了,这世上就不留你了。二句是:咱能改变的去改变,不能改变的去适应,不能适应的去宽容,不能宽容的就放弃。我以为,拍搓板路便是如此。

陪好朋友拍搓板路

●【注释】鲜飚¹,即清新的风。
●《踏莎行.游东湖马鞍山绿道》作者为东湖岸边人。

陪好朋友拍搓板路

声明:9月的故事|版权所有,违者必究|如未注明,均为原创|本网站采用BY-NC-SA协议进行授权

转载: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- 摄影日志|陪好朋友拍搓板路

扫码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吧!

人的一生只是一次单程旅行,许东西与我一起衰老,无法逆转。与其过分神伤于过往,忧虑未来,不如坦然面对当下。很有必要提醒自己:目前,还是不错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