三个人的早餐


三个人的早餐
    虽说是国庆长假值班,我照例七点出门。
    平素堵得厉害的街道口,今天特别通畅。十来分钟的样子,我就完成了平素四十分钟甚至一个小时才能到位的里程。
    从总医院门前调过头来,我索性将方向盘右舵到京韵大舞台门前的好(hào)吃街,选择了“天门小吃”店,解决每一天的第一件大事:过早。
    等了好半天,店主也没有将我的蛋炒米粉上上来。我有了一丝悔意:怎么就进了这家门呢?隔壁的安庆水饺其实很不错的。
    “抽支烟,这是我幺儿子送给我买的!”邻桌满头银发的老太太将一支烟递给了她对面的帅小伙。
    “谢谢您咧!”小伙子很有礼貌地接过了那烟。“您好福气哦!”他顺便恭维了老太太一句。
    “我昨天八十岁,大儿子、大媳妇、大孙子抢先一步把我接到了汉阳,到蛮大个酒店啜了一餐顿……小儿子过意不克(去),就给我买来了几条烟。贵呀,一百多块钱一包!”看得出来,银发老太的八十大寿过得很滋润。
    “你知道这烟多少钱一包吗?一百多块呀!”老太太先是问价而后又直接向小伙子道白了价格。小伙子没有吱声,有些附和地贼笑了。
    我将目光聚焦到了老太太为之自豪的那烟上。哦,原来是武汉烟民最喜欢抽的“蓝楼”,也是最经典的蓝色包装“黄鹤楼”香烟。我虽不抽烟,但我知道每条零售价是一百七十元。
    我估摸是老太太弄错了价格,把一条价说成一包价,但有一点是肯定的:她小儿子送的那条烟是用金山银山也换不来的幸福。
    老太太揿燃打火机,将火苗儿递给了帅小伙,然后悠哉、悠哉地为自己也点燃了。她先是深深地呷了一口,接着长长的吁了一口气,顷刻间两条白龙从那桌面升腾而起,约莫十多秒的样子又搅在一起,快意地冲向门外。
    我心不在焉地用筷子将炒粉挑了起来,接着送进了嘴里。嗯,好爽好爽,像似贪婪地叭了一口银发老太递给小伙子的那支烟。
    不一会儿,老太太的那支烟快烧到过滤咀了,但她没有丝毫舍弃的意识。小伙子倜傥地从LV手包里摸出了“1916”(每条RMB1700元),递了根老太太:“您抽我的吧!”。
    “你这个烟没有我的好吧,这么短,要不了两口就抽完了。”老太太对“1916”有些不屑一顾,当然她更不知道“1916”是烟中极品。
    小伙子马上优雅地点头称是,并用Zippo为一直幸福着的银发老太点燃了自己递上的那支烟。
    待我起身离开时,我才发现早餐店里只有我们3个人。

声明:9月的故事|版权所有,违者必究|如未注明,均为原创|本网站采用BY-NC-SA协议进行授权

转载: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- 三个人的早餐

扫码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吧!

人的一生只是一次单程旅行,许东西与我一起衰老,无法逆转。与其过分神伤于过往,忧虑未来,不如坦然面对当下。很有必要提醒自己:目前,还是不错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