还好,我有一组生日照


    一般来说,我们都只有不足百年的生命时光。
    仿佛只是眨眼功夫,我退休已经接近五年。喊我舅奶奶,姑奶奶,姨奶奶的小不点儿越来越多了。还有那么三五个小毛头称谓我为树兜子,那意思是我已经超越了曾祖的辈份。这般阵势,让我不得不承认自己的确是老了。
    还好,42岁那年,酷爱“长枪短炮”(摄影人都爱这么说)的老公张罗着为我拍了一组生日照。

我的一组生日照
    记得当年他说出想法时,我一口谢绝了。“都什么年龄了,就别老黄瓜刷绿油漆了,拍出来怕是难看死了!”
    他却坚持自己的观点,“这你就不懂了,像你这么资深女士拍出来才是那个事。你知道吗?女人的美并不只是脸蛋和身段,而是源于内心,溢于神情的那股子味道呢。”
    拗不过他那一根筋,我还是随了他的安排。快二十年的光景了,我并没有太当回事儿,连同那些照片差不多忘得一干二净。
    只是这几天闲着没事,清整起电脑,那组照片令我兴奋了好一阵子。不仅重拾当年的浪漫与美丽,也明白了他的温情原来如此之好。
    面对镜子里花白的头发,外加稍许下垂的眼带,我向老公娇啧了一句:“还好,我有你拍的那组生日照,真得谢谢你。”
    不足二十年,我和老公先无可奈何地送走了年龄稍长的公爹公婆,又一不小心地送走了我自己的老爸老妈。抹干伤心的泪水,我才发觉自己累了,回头瞅了瞅年过三十的孩子,这才意识到自己于不知不觉中变老了。
    还好,四十二岁那年,我有这么一组生日照。

我的一组生日照

    婆婆弥留之际特意告诉我:“每天下班那个点,老头子总是催着我去接你!你说说看,牛尿远的路,有个么接头。日子真好过,还有两年你也要退休了。”婆婆升天之后,老亲幼戚们不约而同地告诉我:“奶奶生前总在念叨您的好,说媳妇比儿子好。一起生活了几十年,你们婆媳冇红过脸,不容易啊!”
    老爸走的时候,恰巧我在医院做手术,没能见他老人家最后一眼,今年整整十年了,这份遗憾让我愧疚依然。老娘前年走的很突然,虽年届九旬,也算是一件白喜事,但我还是伤心不已。我意识到她这一走,容我出生,伴我成长,给我无尽欢乐的家至此也就真的散了。
    孩子读中学那六年,我和老公每天从光谷到粮道街往返跑,想的是给孩子以精神上的依靠,只等她下晚自习回到租住地休息,我们再从武昌折返回家,累并快乐着,无怨无悔。接送孩子上下学,力鼎孩子出国留学,支持孩子自主创业,鼓励孩子求职就业,唠叨孩子恋爱成家,仿佛孩子才是我的全部,而自己的事似乎与孩子没有任何瓜葛。
    不知不觉中爹妈都走了,不知不觉中孩子长大了,不知不觉中自己渐老了。如果说我的前二十年是为父母而生,那么后二十年一定是因孩子而活,咋就不懂得思忖自己的生活呢?
    还好,四十二岁那年,我有这么一组生日照。

我的一组生日照

    凝视照片,我既看到了曾经的自己,也明白了谁是谁,谁才是谁的依靠。
    曾记得:十五岁的时候我翘首以盼十八岁,二十岁的时候我仰慕三十岁的傲娇,二十五岁的时候我和老公拥有了属于自己的家。到了四十二岁那年,已不再年轻的我,精力没有从前那么好。原来,这一切老公统统都明了。
    于是,四十二岁那年,我就有了这么一组生日照。

我的一组生日照

    从前,我以为海有舟可渡,山有崖可攀,以爱行山海,山海如平川。直到现在我才懂得,跋山涉水处,渡海越岭时,光阴悄悄的流逝,年轮慢慢的增厚。
    还好,四十二岁那年,我有这么一组生日照。

我的一组生日照

    人说男人四十一朵花,女人四十一块疤。我以为,女人四十赛金花,年届花甲乐哈哈。毕竟我踏遍北凸南凹,东麓西岭,见过春日,临过夏风,赏过秋叶,更懂得珍惜每一个朝晖夕阴。却原来这四季春秋,沧山泱水都不及自己会心一笑。随朝露而耕,陪西霞落寂,掩世事炎凉,揽花灯璀璨。
    还好,四十二岁那年,我有这么一组生日照。

我的一组生日照

    往后余生,贫富归我,苦乐随我,繁简由我,冷暖我全知,风雨任驰骋。有道是,目光所至,一往情深。无所谓城市还是乡野,无所谓博情还是寡义,晚风清徐时,袭来一缕酒香,从那里我一定会寻回自己最初的模样。

● 今日头条版《还好,我有一组生日照
● 逸飞文学版《还好,我有一组生日照

声明:9月的故事|版权所有,违者必究|如未注明,均为原创|本网站采用BY-NC-SA协议进行授权

转载: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- 还好,我有一组生日照

扫码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吧!

人的一生只是一次单程旅行,许东西与我一起衰老,无法逆转。与其过分神伤于过往,忧虑未来,不如坦然面对当下。很有必要提醒自己:目前,还是不错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