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天,就这么走了


    今日立秋,我相信身边不少的人和我一样,对于秋天的到来有点猝不及防。今年的春天因为疫情显得格外漫长,入夏以后又是超长的梅雨季,夏天似乎没有多少天,或者说还没怎么热起来。
    其实,不单今年是这个样子。在我的记忆里,自从三峡大坝建成之后,江城的夏天都是如此这般。
    人哪,有太多的迟钝和不舍,而四季的更迭却总是不言而行,不容置疑。
    如我这样生活在都市的人,被钢筋水泥包裹着,难得在意大自然每天的悄然蜕变。
    虽然我不太喜欢夏天,但是当夏天真的离去的时候,才发现总用喜欢还是不喜欢去挑剔季节,简直如稚童一般幼稚。
    春日,是一天一个样子,不停地骚动着,于骚动中风云际会。这般变幻到了夏天,就凝固了。清一色的绿,同时又是一股脑的热。也难怪,我会有忽略夏天一般悲怜春天,突然地感叹失去了些许,突然地坠入色彩斑斓。
    属于这个夏天的最后一天的中午,我莫名其妙地在院子里独自漫步,我是从来都不在晌午如此这般的。
    我戛然意识到蛙声已经离我愈来愈远了。而蝉鸣,一声挨着一声,声声高亢,声声凄婉。可以理解,因为今天它就是秋蝉了,生命行将结束时谁都不远离去,宁肯作垂死挣扎,否则,会愧对属于生命的呜呼哀哉。
    时光,总是这般薄情寡义。不,准确说是无情无义,而我们总在演绎着无力回天的故事,如此循环往复。
    正午的阳光似一根柱子,自苍穹笔直笔地倾泻下来,毫无遮掩,甚至不留一点儿余地,连我想瞥一眼自己丑陋的邪影,都没有机会。唉,谁让我正定其中,而不懂左顾右盼呢。
    除我之外,我发现周遭没有任何旁人,连平素悠然觅食的橘猫也不知道晃到哪儿去了。我寻思着:原来时光也有孤独的时刻,与无可奈何之中涩涩泛苦。
    也许,这就是我不太喜欢夏天的缘故。如同我这个人,秉性极端,俨然如一只闲云野鹤,却又总在憧憬着那只不遗余力、恪尽职守的啄木鸟。
    夏天是什么,不是什么?夏天是绿,除了绿色只有绿色。夏天是草,除了青草还是青草;夏天是树,除了参天大树还剩参天大树。于是,天底下绿得透彻纯粹,绿得令人有些许乏味,疑似自天而坠的绿色的纸,薄得失去了大自然应有的沉重与绚烂,颇似一介单调的躯壳。
    刹那间,我仿佛觅到了辞别夏天的,近乎扯淡的快慰。秋天,你尽情地来吧!秋天,我已经准备好给你一个人情的拥抱。
    旁晚时分,我忐忑地,怀揣些许的身不由己,自面朝西。任心情沉醉于云层边缘的彤彤夕阳,整过身心都如鹅黄一般。我目不交睫地盯着那份无以言状的绚烂,心潮无与伦比地跌宕着。我很担心,如果我眨巴一下眼睛,下一秒是不是这个夏天就彻彻底底的离我而去。
    此时此刻,我意识到存在的珍贵,而消忘,在这个时刻突然间有了自己的加速度,同样的不留任何余地,大义凛然,视死如归,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。
    我终于发觉自己是个忘恩负义之徒,翻脸如同翻书一样。还没有读懂夏天,也可以说还怎么领略夏日,就开始坐享秋爽了。
    尽管菜市里、果摊上最好卖的依然是对开的红瓤西瓜,尽管我们还在水煮毛豆、煎炒苋菜、吃着咸鸭蛋、喝着绿豆汤……

请输入图片描述

声明:9月的故事|版权所有,违者必究|如未注明,均为原创|本网站采用BY-NC-SA协议进行授权

转载: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- 夏天,就这么走了

扫码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吧!

人的一生只是一次单程旅行,许东西与我一起衰老,无法逆转。与其过分神伤于过往,忧虑未来,不如坦然面对当下。很有必要提醒自己:目前,还是不错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