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一种思绪必须立马落笔


    凌晨时分,电闪雷鸣,暴雨如注……
    被惊雷炸醒后,我潜意识地用右手碰了一下左手,虽然进入伏夏好多天了,我仍然感觉到了些许的凉意。
    可不是么,今年的梅雨历时四十三天,不论是时长还是雨量,都刷新了历史记录。不仅水墨了江南,不少的地方洪流滚滚,甚至浊浪滔天。
    我顿失了睡意,一骨碌地爬了起来,端坐到书桌之前。尽管窗外狂风大作,我以为这倾盆大雨只是强弩之末。我不仅嗅到了阳光的味道,而且料定不日将艳阳高照。
    于是,我迅疾铺开了纸,握起了笔,整个动作一气呵成,生怕思绪如云烟过眼。
    思绪在落笔成句之前,只是一番镜花水月的光景,说有就有,说无就无,说来就来,说走就走,奇妙得很。
    有时候,明明百感交集,抬起的是手,落不下乃笔。不知道如何凝固那一抹心潮。原来,思绪是一个空洞,看似唾手可得,但却遥不可及。
    每一次读别人的文章,噗嗤噗嗤就清澈了。原来,我并不孤单,虽然隔着山又隔着窗,却有灵魂相近的人,做了我想做的事,说了我想说的话。
    有时候,貌似颅空如野,下笔恍如注,落笔能生花。不知道如何拧上那一柄门阀。原来,思绪是一个故乡,尽管远隔千里,却能万事流芳。
    每一段流淌过的心思,不知不觉就镌刻了。原来,我并不孤寂,虽然隔着窗也隔着山,却有肝脑涂地的愫,激活我宁静的心,激荡我清醇的意。
    人说父亲是一座山,人说母亲是一种时光。人说孩子是父母生命的延续,人说孩子是父母的影子。人说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,人说感恩生活得感谢有你,人说生活是一只五味瓶。人云亦云,句句都是真理。
    我说无为而治无所畏惧,我说小人惨兮兮君子坦荡荡。我说天高地阔海水深,我说知足常乐权且放下。我说人活得累是因为太认真太想要,我说阅历在杀死幼稚的同时会误伤纯真。我行我素,其实都有道理。
    时光乌飞兔走,时而温暖,时而拔凉。其实就是起起落落的过往,经由清风拂面,酷热难耐,秋高气爽,天寒地冻,而后春暖花再来。日月如梭,阳光总在风雨后,韶华宛如金子一般珍贵。
    世事变幻无常,时而热烈,时而寡淡。没有谁为谁许下永远,因为清浅所以泰然,因为懂得所以慈悲,因为知足所以快乐。在那一隅默默地蓄积着能量,不经意间喷薄,宛如春波一般荡漾。
    如诗所云:种一垄桃花诗,再修一条溪水池,邀着月亮研墨,借着清风润笔,醒时香桃花,眠时静水深,朝花夕拾的光阴里,恋有所依,爱有所归。
    尽管心海虚无缥缈,我依旧踌躇于纸上,而且是立刻,马上。何顾这粗犷的忧伤,那怕是肤浅的彷徨。揽百转千回的纷扰,绘一抹痴淡痴淡的潜笑,笑浮华落尽月色如洗,笑雨过天晴飞花万盏。

有一种思绪必须立马落笔

声明:9月的故事|版权所有,违者必究|如未注明,均为原创|本网站采用BY-NC-SA协议进行授权

转载: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- 有一种思绪必须立马落笔

扫码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吧!

人的一生只是一次单程旅行,许东西与我一起衰老,无法逆转。与其过分神伤于过往,忧虑未来,不如坦然面对当下。很有必要提醒自己:目前,还是不错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