作为女儿的父亲


    两年前的父亲节,一篇用黑体字标注“深度好文”的佚名网文深深触碰了我的灵魂。尽管文章标题不太确定,但文章的内容,尤其是结尾我记忆犹新。“所以,有一个女儿,就有了,满满的内心柔软和一生的放不下。”
    之所以这么刻骨铭心,首先因为我也是女儿的父亲。其次是作者的阐述煞为走心,尤其是对现实社会的感悟,对酸甜苦辣的提炼都比较到位。
    父亲节过后不久,便是我女儿生日。每当父亲节串起女儿生辰的那一段日子,我的心潮不仅跌宕起伏,而且许久才会平静下来。
    三十多年前女儿那声清脆的啼哭,让我顿生了初为人父的荣光,说不出的激动油然而生,道不尽的夷愉喜形于色。毕竟,辈份的升级,赋予了我的生命全新的意义。
    随后,那般无以言状的幸福伴随着女儿年复一年,也可以说是日复一日的成长,不知不觉地渐变成满是憧憬与犹豫的二重唱。三十多年来,作为父亲的那份幸福与凝重与影相随,我从未放下过。
    女儿是我的手心里的宝,不论是过去,现在,还是将来。她给予我原本单调的,甚至是无聊无味的生活以一束光亮,一缕温情,一抹馨香,并让我拥有了一股不知疲倦的内生力量。
    都说女儿是父亲前世的小情人,这样的说道我举双手赞同。隐约记得女儿稍大一点,约莫是在她上小学之后,只要她妈妈“欺负”我,她都义无反顾地站起来,充当我的“保护伞”。
    毫无疑问,这样的“小棉袄”,是上苍赐予我的福祉。因为女儿,我的生命才得以升华。因为女儿,我这辈子才有了永远的提得起却永远也放不下。
    捧在手里怕摔了,含在嘴里怕化了成了我情感的常态。之所以这般柔弱,全因为自幼就接受“男儿似山,女儿如水”的传统教化。这样的人世定律中外古今,都是约定俗成的。我以为,在凡尘俗世里,女孩的艰难险阻不仅远远高于男孩,而且更容易遭至打击,甚至是毁灭。
    也难怪,大多数人秉持“子要贱养,女要富待”的观念。不过,在现实生活中,这样的观念如同所谓的文明人于文明社会设定“三八妇女节”一样,没有多少实际意义,顶多只能让羸弱的女性内生一份慰藉,仅此而已。
    从历史的长河来看,自华夏部落形成,便有了男子从属于家族,女子从属于男人的宗法。更有了“男耕女织”、“女主内男主外”这样的歧视性分工,男权主宰的观念愈演愈烈。当下,男性认貌,女性认财,实际上是在助长男性的优越感。
    所谓“男女平等”、“妇女能顶半边天”,更多的是在政治层面,头头脑脑们信手拈来的、虚头晃脑的愚人噱头。无需争辩的是,女孩子一旦踏入社会,必须且首先适应男性主导的生存空间,否则就很难立足,何谈如鱼得水呢?
    无怪乎,女权运动的创始人西蒙娜笃定推论:“女性是第二性。”于是,女孩这一角色的社会与生理属性,让生养女儿的父母不得不牵肠挂肚,甚至是提心吊胆。作为父亲,为了避免让女儿受到伤害,倾其心、劳其神,直至鞠躬尽瘁,死而后已。
    如此这般,除了生命科学的遗传阔论,也有一些社会学的舆论引导,基于社会伦理与人文道德,派生出了女孩子“走弯路”的成本概念,以及“遭遇涂炭”的风险几率。这样一些概率问题,虽几近荒唐,却也是不得已而为之。
    那篇“深度好文”如是说:相比男孩,女孩更加单纯,更加感性,这样的性别归属,使她们天然的不作设别或难作抵御。因此,女孩往往更容易误入歧途,或是遭侵犯,被伤害。
    我以为,更可怕的是传统的“男尊女卑”绵延了几千年,“三从四德”融入了骨髓,“乾道成男,坤道成女”俨然如普世认同的礼数,直接影响着每一个社会成员的价值取向。于是,女孩的成长道路,乃至她的生活,使得每一个生为人父之人不得不操碎了心。
    假如女孩误入歧途,那一定会成为众矢之的。其结果,无论对女孩自己,还是她的家庭,都得面对不堪承受的重压。所以,女儿的喜怒哀乐,作为父亲都感同身受;女儿的起落沉浮,作为父亲无从放下。
    干什么工作?跟什么人交往?身边人靠不靠谱?出行安不安全?一系列不确定的问号与父亲形影不离。由此可见,陪伴女儿从孩提到自食其力,过上正常的自主生活,无不倾注着生为人父的毕生心血。
    女儿到了或是过了婚恋年龄,作为父亲的牵挂会叠折成一股又一股的焦虑。不同于母亲的黏糊,于唠叨之中能得到必要的排解。生为人父的心事一般不会平铺直叙,当然也不是轻松释然那么简单,更多的时候都是在独自抹泪,黯然神伤。
    从猫一般的小疙瘩,拉扯成为貌美如花的大闺女,那是多不容易的事情哟。刹那间,她要跌入一个陌生的世界,去适应一个难知底细的男人,去过活不一样的家庭,而且,那是港湾还是虎窝浑然不知。作为父亲,那怎么可能,又能够放得下呢?
    没有谈婚论嫁,父亲在一旁干着急,有了恋爱对象,父亲会更加操心。男朋友对她是不是真心?那家伙道德品质如何?性情随爹还是随妈?是不是世人唏嘘的妈宝男?公公婆婆是否通情达理?所有的纠结综合起来组合成无限循环的小数,无法省略,也不能省略。
    即便女儿身为人母了,“提得起”的事情会更多,“放不下”依然放不下。那家伙是否上进?那家伙能否养家糊口?那外孙乖不乖巧?在工作与家庭之间女儿能否驾轻就熟?当然,也更期待女儿能够常回家走走看看。
    因为女儿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庭,生活的圈子远远超出了自己辐罩的范围。作为父亲,牵,无垠;挂,无边。尽管女儿不情愿,不希望父亲这个样子,作为父亲依旧会我行我素,而且不遗余力,死心塌地。
    所以,生养女儿的父亲,注定是柔筋脆骨,旁人眼里的心疼女儿,其实是生为人父实实在在的放心不下。而作为父亲,似乎只有这么纠结着,吃力不讨好着,自以为是着,才是今生今世最心甘情愿的幸福。
    电影《星际穿越》有这么一段场景,令我难以释怀。布兰德问库珀:“你难道没有告诉你的女儿,你是去拯救世界吗?”库珀的回答耐人寻味,“没有,生为人父,我非常清楚一件事情,我得让我的女儿有绝对的安全感,不能让她为我担心。”
    社会进步了,经济发展了,不少人都说,养个女儿,嫁妆完全不成问题,而“三最”必须赠与自己的心头肉。这便是锻造女儿最好的格局,让女儿能有最棒的选择,做女儿最坚强的后盾。前两项我已经错过,唯有这最坚强的后盾,我还得不断地加油,并努力让自己成为女儿心中的那一首散文诗。

作为女儿的父亲

●《作为女儿的父亲》逸飞文学
●《作为女儿的父亲》今日头条

声明:9月的故事|版权所有,违者必究|如未注明,均为原创|本网站采用BY-NC-SA协议进行授权

转载: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- 作为女儿的父亲

扫码关注我的微信公众号吧!

人的一生只是一次单程旅行,许东西与我一起衰老,无法逆转。与其过分神伤于过往,忧虑未来,不如坦然面对当下。很有必要提醒自己:目前,还是不错的!